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3.2)

还是只有男主1号跟百花的戏,男主2号下章出来。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3 Life will change


“恶鬼”从张佳乐身后抄上,一把将那指挥官扯下,扔给身后接应的气冲云水:“看好了,别让他自杀!”

张佳乐对着吴雪峰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只能向友军打个招呼:“谢了。”随后他冲向叶秋,单腿横扫过去,吓得那位差点摔在湿滑的泥地里。原本威风十足的一叶之秋向右一闪,单脚踩进个泥潭深陷其中。

“我可是来帮你的。”叶秋跳起一步准备前冲,发现那只脚拔不出来了,单脚站着像个古怪的稻草人。

百花副队长笑声穿透夜幕,甚至荡出了回音。孙哲平隔着很远都无法无视,身边一个小队员问他:“张副队又遇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了?”

孙哲平准备靠横扫千军的气势再干翻两个敌人顺便忽略队友这个提问。

叶秋终于拔出了那只脚,眼睛都不眨跟着张佳乐向前扫荡。百花缭乱难得和一叶之秋互相支援,张副队长没咬牙切齿,硬是逼着自己心平气和地问他:“你怎么来了?”

“我们长官带我和吴雪峰在昆明做客,你们传来消息说出了点情况。贵军区长官大手一挥派了一个团来,我说既然两个百花队长有难,恰好我在这里就跟过来看看吧,反正有快速军用机坐,跑一趟不累,你看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呀?”

“谁他妈跟你有缘!”

叶秋跟张佳乐嘴上没闲着,手上也没有,两人在枪林弹雨里轻巧地躲避开攻击,寻找可能的漏网之鱼。

“你怎么不跟孙哲平用繁花血景?”叶秋毫不在乎张佳乐的脏话。

“对付这群杂鱼用什么繁花血景!你怎么不用龙抬头?!”

“龙抬头还不是想用就用,我这招数又不像你们,得双人组合才能发挥。”叶秋笑了笑。

百花战队全面扫清敌军,杀回之前的村寨。孙哲平这次谨慎极了,不令人进去,跟总部打了招呼,请求无人机支援。嘉世正副队长在这里纯是打下手的,对正事的安排都没言语,只有叶秋还有心情逗逗张佳乐。

“你看那边,是不是孔雀?”

张佳乐扭头看,果然是只绿孔雀在树下好奇地盯着他们看,月色里它的羽毛美得像是虚幻的,艳丽而招摇。张佳乐突然腹中羞涩地叫了几声,心思活络了一下,问叶秋:“抓来烤了吃?”

“我看行。”叶秋半蹲下,做好出击准备。

吴雪峰看这种戏看得太多,准备装聋作哑。孙哲平整张脸都蒙了一层绿色:“那是国家保护……”

叶秋打断他:“吃一只又不会灭绝。”

张佳乐鲜少地附和了一句:“是的。”

那孔雀像是听到了什么,扑腾了几下就跑了。

孙哲平脸色好了一点,笑着说:“回昆明我们吃点好的。”

叶秋超级失望,张佳乐想了想,摸了半天摸出一个袋子给叶秋:“饿了先烤这个吧。”

叶秋摸了摸袋子,看都没看直接塞回给张佳乐:“一只蜈蚣你好意思请我?”

张佳乐怒:“下次请你吃两只!”

吴雪峰察言观色的能力比叶秋强太多,一把捞起他跟自己去接手巡逻的活,而不是戳在原地看张佳乐的黑脸。等他们两个人回来,正好听到心情不知怎么好了起来的张佳乐笑着说:“那个村长还带了闺女出来呢。”

“嗯?”孙哲平明显心不在焉。

“苗家妹子长得都灵透,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你看了好几次。”张佳乐这话不假,小姑娘双臂上不下十来个银镯子,精细的花纹和白皙的皮肤相映,加之唇红齿白,一双灵眸,鬓角别了朵红花,甚是娇俏。

孙哲平特正经地说:“我觉得她看你的时间更长,毕竟那个时候把机甲头盔摘下来的不是我。”

叶秋一把拍上张佳乐肩头:“哟,被苗家女看上啦?这里的人讲究多,你倒插门的话要好好学习。”

张佳乐不动声色拍掉叶秋的手:“上次东部演习的时候,韩文清怎么没把你打死?”

“韩文清可舍不得打死我,”叶秋撇撇嘴,“如果有可能,他更愿意把我打晕绑回霸图。吴雪峰,你不会就这样让人把我绑走吧?”

吴雪峰装作没听到,对孙哲平说:“孙队长,无人机发回录像了吗?”

孙哲平招呼他们看无人机发过来的视频:“这个村子很古怪。”

叶秋接了平板显示器,拉着吴雪峰看了几眼:“人都跑哪儿去了?从你们在这里被袭击,到现在也就过了十来个小时吧?”

孙哲平指了指显示器上的几个点:“这里,还有这里,都有山路,估计是绕到山后去了。村里现在人没走光,我觉得这里有什么东西需要人看守。”

村前一片迷雾,在夜里月光下倒是稀薄了一些。青石板上布满青苔,湿滑又难走,这条路像是从村口直入,横穿整个村寨。若是天光大好的白日,大概会有几分“天青色等烟雨”的味道。这时候看打量起村寨,只能看到村口有个破败的小竹楼,楼上挑了个黄纸糊的灯笼,像是里面点了半截快灭掉的蜡烛,光昏昏的。

叶秋大胆说出自己的疑问:“都到你们这地界了,总不会是毛子来惹是生非吧?东北和蒙古,还不够他们忙乎的?”

张佳乐惊讶道:“不至于吧?!”

吴雪峰解释了一句:“我听说他们打算绕过内蒙,从西南渗透,专门找偏僻的入口。”

孙哲平收了显示器:“不愧是消息灵通的嘉世。”

叶秋恬不知耻地补了句:“那当然,我们闲,不比你们还要去境外 剿 敌 军。”

张佳乐翻白眼翻得恨不能翻到叶秋脸上:“你要不要来跟我们一起啊?这么闲的叶长官。”

“就比你高一级,不用这么客气。”

“没见你跟我们客气啊?”

孙哲平打断他们这没营养的对话:“叶秋,里面的情况差不多都知道了,你跟我进去?”

叶秋看了眼吴雪峰:“行啊,老吴和张佳乐断后。”

张佳乐不太高兴,不过想到一叶之秋搭落花狼藉扫这个村子应该绰绰有余,就没反对。

从村口的青石板路进村,这个苗族村寨看起来同一般隐秘深山里的村子并无区别。细雨忽至,渐渐淅淅沥沥响起来,竹排、砖石和雨滴让这一切看起来更加寻常。一叶之秋和落花狼藉开足马力飞到半空,到村子正中停在一个石块堆积成的塔楼前,这塔楼看起来跟四周环境十分不协调,上有暗窗数个。塔楼上伸出一个铁爪,上面悬着个笼子,里面有只凶猛的雕虎视眈眈看着天上的两个机甲战士。

叶秋笑了笑:“怎么不让无人机一炮轰平这里?总不能是为了保护里面的活人吧。”

孙哲平亮出光剑:“抓的人都自尽了。”

叶秋没有太惊讶:“卧底到这里了,不能把命太当回事。”

“叶秋,你不怕死?”

“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你,问我这种问题,是不是有点奇怪?”

孙哲平剑尖指着塔楼:“一起上?”

“你东我西。”

两架机甲,如同他们的名字一般,一叶一花,动辄如鬼神般迅捷,兵分两路冲向塔楼。却邪和落花,像是生了鬼魅的兵器,直冲过去,将塔楼从中横空劈开!塔楼里暗窗打开,有机关枪顺势扫射,落花狼藉和一叶之秋在空中交错,恰好对着孙哲平后背。叶秋见状,借力冲开孙哲平,顺手拿过光剑葬花挡下机关枪的子弹,尽数弹回。孙哲平简单说个谢字,再度拿回葬花,和叶秋再次分开。塔楼受挫,上方尖端支持不住轰然倒下,关着雕的铁笼砸在地上,不知里面的猛禽死活。

孙哲平冲里面的人喊:“滚出来,不然我就一层一层削平这座楼。”

回应他的是更多的扫射,还有他听不懂的叫骂声。叶秋空中绕了一圈已经回头,却邪再次插进塔楼下面一层,他速度极快,攻击和收手都几乎在一瞬间完成,塔楼上的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一叶之秋和落花狼藉就这样一层一层毁了那座楼,直到里面的人躲到的一层被他们掀开了,孙哲平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村长女儿头上的那朵红花,艳红得像女孩嘴角的血。叶秋急速冲了上去,却邪挑落一个村民手里抱着的炸药包,再一扬被甩到半空,百花缭乱早早准备好,一枪轰掉那个炸药包,在夜空中炸出巨大的火团。

塔楼最后不免被强拆的命运,几个村民被绑了丢在一间空房内。孙哲平和叶秋盯着被拆的塔楼里面露出的东西——巨大的地下井架,看不清下面到底有多深,但是能够在这里开凿这样的深度,绝不是这里村民能做到的。井盖上封了水泥,看起来做得很粗糙,进行这项工事的人应该是匆匆离去的。

叶秋捡起地上散落的一张纸给孙哲平看:“都说云南巫术盛行,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开眼了。”

孙哲平看了看那张纸上神秘古老的图案,是个掺杂了奇怪花纹、鬼角和云朵的样子。他接了过去:“我回头会整理一下,一起送给上面看看。”

“送到上面之前,你最好是先备份。”叶秋轻轻地说。

孙哲平没回话。

吴雪峰跟张佳乐从关押村民的小屋里出来,叶秋只问吴雪峰:“怎么了?”

“问不出什么来。”

叶秋冷笑:“等孙队长整理一下,送给上面看看,保证一天之内就问出很多东西了。”

张佳乐脑里过了一下全部的细节,只觉不能细想。这时孙哲平说:“我接了个昆明的来电,有人找你,叶秋。”

“谁啊?我好不容易来次云南 公 干,还没喝过你们一杯茶呢。”

“你们陶长官说,苏沐秋在成都那边有紧急消息给你。”

成都一带最近不太平,西部 军 区早就名存实亡,请了蓝雨过去支援。陶轩不甘于在这种事情上落后,让苏沐秋带了一队嘉世的人过去给魏琛帮衬。说是帮忙,实际就是想看看蓝雨现在的水平。

叶秋知道苏沐秋虽然好跟自己斗来斗去,这种事情却一直谨慎,发来这种消息,必然是成都那边出了大事。他跟孙哲平说声抱歉,准备先一步回昆明。孙哲平同张佳乐耳语几句,对他说:“我们副队长跟你一路走,算是送客。”

张佳乐懒洋洋地说:“我要回去汇报下情况,顺便再带些人过来。”

吴雪峰对孙哲平说:“孙队长千万慎重,没有万全把握,不要下那个井。”

“我知道。”

叶秋归昆明之心似箭,他不知道苏沐秋到底捎了什么消息给陶轩,让他都不敢直接发过来。

张佳乐临走前多看了孙哲平几眼,百花队长会意,凑近问他:“还有事?”

“这地方跟昆明不一样,挺美的。”

“我知道,我挺喜欢这里的。”

“知道你喜欢。”张佳乐有点别扭。

孙哲平像是猜着张佳乐要说什么,挂着半脸的血污和黑泥笑了:“你想以后什么时候太平了,带我来这里对吧。”

“我可没这么说。”张佳乐最后检查了一遍身上的装备,一转身,“走了。”

“我跟你去的。”孙哲平压低声音补了一句,但是张佳乐没听到。


  238 13
评论(13)
热度(238)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