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3.3)

两个男主会合了,好了下章要干一件小(da)事了><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3 Life will change

三位队长卸下机甲,张佳乐陪叶秋和吴雪峰上了直升机,全程嘉世的两位都心不在焉。将心比心,张佳乐也不多嘴,到了小机场后再陪二位换军 用飞机直飞昆明。云南地势千变万化,从直升飞机上看下去,地表风光各异,十分壮美。只是机上三人没人有心情欣赏大地美景。在机场叶秋接到了陶轩转发过来的消息,苏沐秋在录像消息里也没有说得太清楚,只是让叶秋尽快赶去成都。叶秋和吴雪峰看了一下行程,当即决定跟张佳乐借个飞机直飞过去。

“小张,你看看贵队的资源能不能借用一下?”

张佳乐皱着眉一脸不高兴:“别叫得这么亲厚,好像我跟你很熟。”

叶秋苦笑:“‘小张’而已,哪里亲厚?又没喊你‘佳乐’。”

吴雪峰顺手给了叶秋一肘击:“张副队长别理他,没个正经时候。您看看能不能行个方便,我跟陶轩说过了,他也让我先求您。”

张佳乐堂堂百花副队长,这种权利自然是有的,十分钟后火速安排好一架快速飞机给叶秋和吴雪峰。叶秋临走前感激涕零:“佳乐,明年大规模演 习见。”

“别恶心我了,大哥你快走吧。”

“好好,大恩不言谢。”

飞机绝尘破空而去,叶秋和吴雪峰几个小时后飞抵成都。苏沐秋一早接到陶轩给他的消息,亲自前往机场等候。叶秋下飞机见到老战友没什么,车上另外一个人倒是让他很惊讶,吴雪峰一眼见到方世镜,上前打招呼:“方副队长好。”

成都情况之糟糕,远在叶秋预料之上。敌 军从西北绕远而来,直扑四川,天府之国在遥远的过去从未受到这样的冲击,北京方面都没预料到这次突袭。现在全国上下能瞒的都瞒着了,本地驻 军疯狂抵抗,把头提在手上似的拼命,才把敌 军打退了几百里。成都驻 防指挥跟陶轩有旧交情,紧急求援,在苏沐秋抵达之后便据实相告,苏沐秋盘算了一下觉得只靠自己跟嘉世一个小队无力回天,还是先把叶秋叫来再说。作为机甲战队队长中鼎鼎大名的战术大师,叶秋亲临对整个局面都有不一般的影响。

苏沐秋同叶秋低声交流了几句,叶秋问:“到底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跑到这边的?绕路西北也要有个说法吧?”

苏沐秋摇了摇头。

叶秋心里有个很糟糕的想法,只是他不想在这里说出来,只好压下这件事,看向方世镜。“方副队长,大致情况我了解了。您能说说蓝雨的事情吗?”

方世镜心下明白,自己出现在这里就代表蓝雨在成都,不想对叶秋做什么隐瞒,开门见山:“魏队长带人去了贡嘎,现在失联了。”

叶秋见到苏沐秋人安好,知道嘉世整个小队目前都在成都,已经把心收回原位,方世镜这样一讲,又开始担心魏琛安危。可在方世镜面前他不能乱,开口说:“魏琛打游击,还是很在行的,这混蛋当年在演习也坑过我,你不要担心。”说完他把机甲箱随手甩上苏沐秋开来的军 车,没想到不巧砸到一个人。

黄少天捂着脑袋从车上跳了起来,他坐在车后座上安静到现在实在是不容易,只是没想到飞来横祸,一叶之秋的机甲箱砸得他额头上破了皮。

叶秋眼见黄少天脑袋上流了血下来直接惊呆了,吴雪峰第一个反应过来,飞速在越野车上找标配的医药箱,苏沐秋过去看了看黄小朋友的脑门:“没大事,皮破了而已。”

黄少天看见是叶秋干的好事,又瞅瞅自家副队长,没好意思说什么。苏沐秋倒是替他出气,直接朝叶秋嚷:“什么眼神啊?你瞎吗?嘉世队长出门就砸伤友军,以后谁敢要你支援?”

叶秋自知理亏,只好道歉:“我的错,我的错。”

吴雪峰找了止痛止血喷雾,对着黄少天脑门一通喷,喷得他浑身都是喷雾的药剂味道,刺鼻得很,随后直接贴了块创伤布上去,丑得惊世骇俗。

叶秋坐到车上,厚脸皮贴着黄少天坐,苏沐秋招呼吴雪峰和方世镜都上车,先去成都见本地最高长官。黄少天摸了摸脑袋,还是没吭声。

“疼吗?”

“没事。”黄少天摇头。

“这个,我真没看见你。”叶秋又补了一句,“你也太矮了点。”

黄少天操作机甲的手速快过口速,口速又快过脑速,不假思索当即回了一句:“您也不高啊。”

方世镜和吴雪峰都素养上佳,这个时候居然憋住了,苏沐秋听到这句之后非常狂放地大笑了三分钟,叶秋听了后下意识挺直腰板抬高下巴尽一切可能俯视黄少天。

黄少天认真地想了想,叶秋这样随性洒脱的“扫射”到底多少人吃得消?结论是他反正是吃不消的。只是现在蓝雨有求于嘉世,什么扫射都要吞子弹。

叶秋见小朋友没再吭声,只好对方世镜说:“真的很抱歉。”

方世镜尴尬地笑了笑:“他在队里训练,吃的苦头太多了,破块皮真没什么。”

黄少天听了这话,脸上流露出几许担忧的神色,叶秋知道,他在担心魏琛。一年不见,蓝雨当年那个得他青眼的少年出落得愈发像个机甲战士,单是看身材就知道蓝雨队里训练多刻苦。黄少天偏瘦,肌肉均匀,体格轻巧,经历魏琛一年的魔鬼训练,力量有了长足的进步。叶秋就是万里挑一选出来进入机甲队的,一路走来,他还记得自己几年前的样子。想想黄少天这一年,恐怕各中艰辛不输给他过去。两广乃至云贵,魏琛带着小朋友们悉数跑过一圈,风吹日晒都是小意思,挨饿受冻更是家常便饭。有时候难得回趟广州,魏琛当真带着一队人背着重达三十公斤的机甲箱在越秀山封闭区域跑上跑下,累到极致时,机甲箱的皮带磨穿黄少天的肩膀,血和汗混在一起往下淌。这往往发生在广州最热的时候,暑气和阳光一并肆虐,黄少天几乎能闻到自己皮肤烧焦的味道。他们之中有人没能坚持下来,但是留下的人都愈发坚韧。这批少年已经成为机甲队中的佼佼者,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会是蓝雨未来最顶尖的力量。魏琛来之前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带上这群未成年的小鬼,可战时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思考。嘉世的叶秋、苏沐秋和吴雪峰,北部军 区的韩文清和郭明宇,南边的张佳乐、孙哲平,甚至包括魏琛自己,第一次踏上战场都未满十八岁。不经历实 战的考验,魏琛没有办法让他们体验最绝望的环境,思考最艰难的困难。这批孩子都太聪明,冷静如喻文州,机敏如黄少天,一般的特训和演习都无法让他们承受更大的压力了。

蓝雨抵达成都后,魏琛便接到贡嘎一带不安宁的军 情汇报,这位算得上是经验颇丰的蓝雨队长当即决定亲自带一队人去贡嘎看个究竟。当地地形复杂,只能空投机甲战士过去,魏琛钦点了几个在之前训练中表现不错的小队员跟自己一起走,对没选中的几个说:“别给副队长脸色看,说不定敌 人声东击西准备偷袭成都呢?”

黄少天还真是有点不高兴,被说了之后果断屁颠屁颠跟着方世镜,乖得不行。

于锋被队长点中,故意逗黄少天:“回来给你讲我上阵杀 敌的故事。”

黄少天冲于锋吐舌头做鬼脸:“得意什么!看我回来用冰雨杀你一百八十次!有本事别叫苦啊?队长带你出门是看你经验不足,你好好学习去吧,我和副队在这里留守,千万别哭鼻子求我去救你。”结束之后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不要冻死在雪山里了。”

喻文州笑着拍了拍于锋:“冰川的天气说不好,可能真不冷。走了,我们打包去。”他和于锋一起被魏琛选中,准备好机甲箱和必要的行装,准备踏上未知的旅途。

贡嘎山常年积雪,号称蜀山之王。附近海拔五六千米的冰峰林立,景致不同于凡俗之地。据说一队敌军躲进了冰川之中,十分古怪。考虑到一般的军队很难开拔进去,魏琛也只能带机甲战士一探究竟。军用运输机开到康定,在大渡河附近的空中盘旋,蓝雨机甲队员纷纷跳下,空投是他们快速抵达这里的唯一的办法。

高空中层云叠加,一眼望下,俯首万丈深渊的峡谷。运输机机舱门打开,魏琛身先士卒第一个跳了下去。只是魏琛自己也没想到,下面等着他和喻文州等人的,是蓝雨机甲队建队以来最大的危机。

  274 13
评论(13)
热度(274)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