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4.1)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4 On My Own


黄少天的叔父是广东省武术协会的主席。所以黄少天自小练剑,十载寒暑日日不辍。后来兵 荒马乱,黄家也管不了他少年壮志一腔热血,改造基因人参 军无需担心年龄问题,天资傲人的小黄同学毫无落选可能。

小黄同学练剑之前浑得很,加上他口齿伶俐远比同龄人要吵闹,天生孩子王的料子。家中独门独院,南有小花园,他孩童时常在泥土里打滚,上树下河无所不能,只是因为个头太小,不然飞檐走壁都不在话下。黄少天六岁那年的春日,全家自驾出游,山花烂漫多情,粉色霞雾似是天宫飘来,早樱尚不自知美貌,更有娇嫩的禾雀花点缀别的颜色,又是一番光景。伟大的黄小朋友因为想抓一把早春樱花的花枝在父母没防备的情况下打开安全带探出车外,赶上急转弯,险些被亲爹给甩出去。黄少天后来特别害怕,不是怕亲爹赏他一顿“竹板炒肉”,而是怕亲娘抱着他嚎啕。在这样一个日子,他们抵达出游的民宿,第一次听说天上有星星砸到了一个叫里约热内卢的地方,死伤无数。后来他七岁了,又是一年当春好日,大人们面色难看像是新年里置办的腊肉,天上又有星星掉下来了。这次天上掉星星的时候,黄少天在祸害他叔叔种的一棵芙蓉树,根下挖了不少洞,只为了抓蚯蚓,被叔叔抓现场的时候他正拿着小铲子装无辜,一双大眼睛瞪得滴溜溜圆。黄叔叔拎起小朋友,脸色比腊肉好看了一点。

“天仔这么淘气,不如跟着我学点正经的。”

黄少天就这样被哄骗到了叔父手下当学徒,从此步上习武的康庄大道,浑身的淘气劲儿似乎有了用处——跟叔父比剑比祸害花草树木要有意思多了。

他们园子里的芙蓉花秋来会变成红霞满树,像是天边的云彩从此驻扎在自家门前。一年四季好风景,黄少天时常在树下练功,还要忧心忡忡,怕什么时候天上再落一个星星下来砸到广州城。

黄叔叔的儿子比小黄同学大几岁,常常早起读书,预习当日要默的文章。这位堂哥喜爱一位大家的散文,念着念着,总有几句跑进黄少天的耳朵里。可惜那样美的春天,那样的美的文章,最后留给黄少天的印象,就是春天来的时候,天上很容易砸个星星下来。不过春天的时候芙蓉不会开,黄少天的担心便少了些。

成都夏季多雨,贡嘎这个时候却是天气难料,叶秋和吴雪峰抵达后不多久就传来消息,说是那边天降暴雪,今天什么飞机都无法靠近山地。叶秋本想带一队人马直奔过去,遭到吴雪峰和苏沐秋的双重否决。嘉世队长千能万能,这个时候也只能望风雪兴叹,思来想去最后先定好人选,苏沐秋带上嘉世小队,方世镜则是带上蓝雨的人,吴雪峰留守做支援。叶秋习惯早起晨跑,这一夜睡不踏实,比平时还要早一个钟头爬起来,他套上衣服的时候发出了一点声响,吴雪峰揉了揉眼睛问:“这么早?”

“我出去跑两圈。”

“你睡不好就跑步。”

叶秋没反驳,指了指另一个还在呼呼大睡的家伙:“你等会儿叫一下沐秋起床。”说罢匆匆离去。

吴雪峰叹口气,看了看苏沐秋:“真是心态好得不行。”

黄少天常年习惯晨起练剑,刚进新 兵 营的时候被打磨掉了很多习惯,搞特殊是行不通的。后来去了魏琛手下,机甲战队跟普通部队相比,开个绿灯自然没问题。蓝雨少年睡不安稳,比往常起得更早一些,提起随身带的剑出了帐篷。成都方面把蓝雨和嘉世增援的人安置在凤凰山公园里,机甲战队在这里的声望并不高,大批的军 需和研究费都投入在机甲战队上非本地所愿。嘉世前来,多少有陶轩的关系情分含括其中,自然愿意配合,蓝雨则是想给自家打出一点名头来。黄少天背靠东面,起手练剑,暗夜中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剑本风流,少年心性,更是写意自如。那柄剑又利又快,夜色中一点星光似的,银刃微亮,剑招奇快,纵横天地之间。他一套剑法走完,恰逢日出之前,天光压抑在地平线下,只待下一时刻便要喷薄而出。黄少天收了剑,略喘口气,忽听有人鼓掌。

叶秋走近:“原来你会这个,是当年偷袭我的基础了?我说你哪来的自信。”

“从小练到大,心里有什么事情放不下就出个汗。当年偷袭你只是我真的好奇你到底多厉害,现在我还是一样好奇。不过你什么情况?担心我们队长担心得睡不着了?还是说你也拿过省武术比赛少年级别冠军,看见我练剑,棋逢对手加上心痒难耐,想试试?对了你姓叶,该不会跟叶问有什么关系吧?我对族谱什么的最没心思研究了,早知道应该在家里翻一翻死对头的族谱,随便看几眼也行啊……喂我们算不算扯平了?我偷袭你一次,你打花我脑袋一次?”

叶秋真怕黄少天说话说到一半缺氧。“你偷袭我那次可没成功啊,”说罢从身上摸出一样东西,“眼熟吗?这是你的袖里乾坤剑。”

黄少天看见当年那把被叶秋没收去的剑忽然笑了,右手摸上剑柄,像是在等什么契机,就在这个时候大红日头忽然从地面上一跃而起跳上白日天空。蓝雨少天随着太阳拔剑起跳,冲着叶秋就来了!嘉世队长扬手抖开袖里剑,青光对银光,剑刃相对,只听清脆的一声响!

吴雪峰估摸着差不多就把苏沐秋叫了起来,苏沐秋显然没睡饱,爬起来后睡眼惺忪地套好衣服,睡眼惺忪地跟着吴雪峰爬出了帐篷。吴雪峰忍不住说了几句:“你这样子,扔你去新 兵 营待几天算了,好好学学乖再回来。”

“你舍得?你舍得也没用啊,陶轩和叶秋能干?少我一天看看机甲维修队会不会乱套,你们指望关榕飞那个技术研发狂给你们修机甲吗?”

吴雪峰忽然停住了脚步,苏沐秋脚下没停一头撞了上去,嘴里骂骂咧咧:“老吴,你不用这么暗算我吧?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这不学好,八成跟叶秋那个混蛋学的。”

“喂,那边有好戏看。”

苏沐秋定神一瞧,真是好戏。叶秋和黄少天一人一剑,斗在一起,难分难解。黄少天自持从小学的剑法精妙,步步紧逼,剑招密不透风,像是一张巨网,铺天盖地压了下来。叶秋看起来完全是一团乱,毫无章法遮挡拆招,更多时候像是在疲于奔命。除了吴雪峰和苏沐秋在看热闹,蓝雨也有不少人围观,更有甚者在给自家队员叫好。

吴雪峰问:“你看他怎么样?”

苏沐秋嘿嘿一笑:“看上去很惨。”

“看上去?”

“这小子很厉害,可惜对付叶秋这种臭不要脸的人,要用杀招才能赢他啊。”苏沐秋叹气,“他叫什么?黄少天?应该没‘开荤’。”

吴雪峰点头:“手上没血腥气,斗不过叶秋的,缠太久会输。”

叶秋闪身避过黄少天数招,终于激得黄少天不再想缠斗下去,忽然一剑劈头盖脸下来,叶秋就地滚了一圈避开,再起身下意识招架一招,果然正巧架在对方的剑上。

苏沐秋随手捡了个石子掷了出去,砸在两个人当中。“行了,两位大侠,咱们今天有正事要办。”

吴雪峰知道他要做个好人——蓝雨一众人等都在看着,真让叶秋没玩没了逗孩子,等会儿小朋友要是真恼了还是要他们去收拾烂摊子,不如苏沐秋现在出手打断。

叶秋半跪着,冲黄少天一笑:“你可以不听他的。还有,我跟叶问没什么关系。”

黄少天也笑了:“我看出来了。”

“你没赢我,剑不能还给你。”

“再来三百个回合!”

方世镜凑近,拉着黄少天后退几步:“以后再跟叶队长请教。”说罢他压低声音,在黄少天耳边说,“嘉世队长可不是省武术冠军,他的真本事你不想看了?”

黄少天多聪明,猛地醒悟,复读机似的重复了一遍副队长的话:“以后再跟叶队长请教!”

叶秋收了袖里剑:“好啊。”

嘉世队长亲点了人马,除去苏沐秋此前带来的那队人,外加蓝雨机甲队和成都方面的人,准备带足一百号机甲战士直奔贡嘎。吴雪峰领剩余的人在驻地留守,机动任务。

叶秋带着吴、苏、方四个人开小会,大致说了下自己的打算,乘飞机到魏琛最后一次发回信号的方位,全员空投,落地找人。机甲战盔需要全开隐蔽功能,苏沐秋亲自核查全部人员装备后即刻出发。叶秋找到方世镜,委婉地表达自己希望他跟吴雪峰一起留守的想法。

方世镜心里叹气十万次:“叶队长,我明白你的用意。你是想说一旦我们去了贡嘎还是凶多吉少的话,蓝雨留下一个副队长好过全军覆没。”

叶秋手里翻来覆去玩一个烟盒:“别这么悲观,我带队出去还没有这么想过。”

“但是你会留下一个人,吴雪峰和苏沐秋,危险系数高的任务,你不会同时带走他们两个。”

“嘉世有嘉世的做法,蓝雨有蓝雨的。”方世镜比叶秋略高,站得笔直赛过街道两旁的梧桐,“如果今天在这里的是魏琛,他会跟我做出一样的决定。”

叶秋不再劝阻,递给方世镜一根烟,替他点上:“我知道了。”

黄少天第一次跟叶秋同阵营出战,嘉世队长在机甲队员心中是个遥不可及的神话。叶秋三年前扬名海外,主要是舟山 保 卫 战的关系。这次前往贡嘎,飞机抵达指定位置,天空上开出朵朵白花一般的降落伞,搜寻工作开始了。


  328 18
评论(18)
热度(328)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