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4.2)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4 On My Own


贡嘎大雪之后,雪没过人膝,苏沐秋第一个落在半山腰的厚雪之中,机甲战队队员头盔内微型对讲机是标配,他报了自己的位置给叶秋。

叶秋押后落地,清点人数,随后就听到苏沐秋在私人频道问他有没有冻死。

“我突前,你后面待着。”叶秋冷淡地回应。

“这不是怕圣上的老寒腿发作吗?”苏沐秋轻笑,“只让我殿后会不会太浪费?”

“专心当你的远程掩护。”叶秋把方世镜扔给苏沐秋,“蓝雨队长生死未卜,副队长你看好了,爱卿若是做得好,回头朕有赏。”

“都是副队长,你对老吴怎么不这样上心?滚吧你。”

在飞机上叶秋把人分成几个小队,小队长集合到他这边看无人机监控画面。雪后山中情况复杂,四千米的海拔加上大雪,大雾弥漫,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清楚。大江莽原,林海斑驳,这里空气稀薄,像是首半吊子的歌被歌者吹破了喉咙拉出的残音。

叶秋说:“机甲战队贵精不贵多,如果只是想歼 灭 敌 军,我直接申请无人机轰炸就可以了。魏琛失踪,说明情况比我们想的更复杂。如果我是敌 军,先别管是谁家的,偷袭机甲战队无非是两个目的。其一震慑我 军,其二嘛,呵呵。”

苏沐秋接上:“偷机甲?”

“我猜是哪个不要命的突击队在山里惊扰山民,或许还有喇嘛寺,这一带藏民不少。他们惹完了事情就撤到这边山里,某个不长眼的本地驻 军干不过请求支援,魏琛就过来了。”

方世镜眉心拧着:“魏琛不是个鲁莽的人。”

叶秋敲了敲无人机拍摄回来的雪白画面:“对方阵中,大概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或者是技高一筹。你们魏队长身上的索克萨尔,好歹也是南部 军 区有名的机甲,我估摸是人认出来了。”

黄少天忽然插嘴:“可如果我是对方的人,能够搅合得一个机甲队失踪,这会儿早就装了机甲箱全部带走跑路,绝不会等着后续增援部 队来。”

方世镜知道他跟魏琛情谊深厚,这时候也不想当着嘉世人的面训斥自家小队员没大没小。

叶秋笑了:“说得好,不过要跑路跟我们增援一样,要看天吃饭。不知道这批人信不信本地教宗,多拜拜山川大神,说不定真能变成风跑出去。”

方世镜点头:“抢时间,这是我们最大的胜算。”

叶秋给大家下定心丸:“我已经问当地人要过一份地图,现在情况很乱,我们不能乱。无人 机拍不到任何人影踪迹的地方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等什么时候他们心虚打下一架监控飞机最好。”

嘉世队长带了一队人雪上滑行,从山腰走曲线滑下山脚。黄少天被他点进自己这边,路上还关照了一句:“紧张吗?”

“还行。你真的有把握吗?”

“还说自己不紧张,你看你们方副队就不这么问我。”叶秋把黄少天扯到自己身边,“跟紧我。”

“是。”

“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他们不是想弄几台咱们的机甲回去研究吗?这会儿没人会想到我们会再送一队过来,咱们把这一带绕个差不多,等会儿天会放晴,能看清这一带动态,就好办事。”

黄少天点头,想找到魏琛之后再肆无忌惮地讲话。

群山和林阴是相互照应的伙伴,一行人在山脚穿梭前行,总感觉是在惊扰大山的休眠。他们像是小心翼翼的登山客一般,试图不引起任何生灵的注意。叶秋猜得八九不离十,的确是有群吃了熊心豹胆的家伙偷袭魏琛的蓝雨。大雪封山之前他们拖着蓝雨进了山,在玉龙西垭口埋伏了一队人强火力攻击,蓝雨牺牲了不少人。魏琛知道中了埋伏,暴风雪起后他把人分成几队四散开来。来之前他没想到在这样的境况之下,索克萨尔是敌人最大的目标,蓝雨队长擅长游击战,可对面耐着性子跟他耗个没完,为了护着手下一个刚上战场的小朋友,魏琛扑着他倒在雪堆里,敌军一炮在身后炸响,轰得他轻微脑震荡。于锋第一回见自己人的血,惊恐之下用光剑把对面一个泄露行踪的追踪者捅得像个刺猬,最后手都在抖。

魏琛努力摆脱大脑的浑噩,风雪中不能这样脱离队伍,只好叫老队员看着剩下的人,他冲出去想把脱了战队的于锋给扯回来,一伸手发现于锋踩到一块正从山崖上剥落下滑的雪。喻文州顾不上被标记成目标,开了机甲低飞功能,冲上去想把魏队长和于锋都带回来。这样的举动毫无意外让三个人瞬间暴露,只是情急之下毫无其他办法,魏琛一路扫射扯了两个小兔崽子后退,彻底同蓝雨其他人失去了联系。他们在山里路过一间小寺,风马旗被狂风卷起,五彩颜色密密麻麻扑进了空中,像是在跟神山对着咆哮。三个人蹲在一处废弃的枯井里躲避风雪,魏琛的喘息声引起了喻文州的警觉,他没有问魏琛直接跟于锋眼神交汇,两个家伙像地道的流氓,利索地按住魏琛解开他的机甲,发现人胸口全是淤血,这样下去不知道能躲到什么时候。

喻文州想了想:“我身上有药,先给队长吃了再说。”

魏琛没多想,嚼碎了药片想小睡一会儿再做打算,等他醒了才发现喻文州卸了他的机甲穿上偷跑出去。于锋被魏琛骂了句“小兔崽子”,没想通为什么自己稀里糊涂变成了喻文州的共犯——这位比自己大一岁的朋友说服力惊天动地。

机甲重在功能性,人体穿着的舒适程度不在开发者的蓝图内。所以极寒和酷暑的天气,穿着机甲绝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喻文州穿着索克萨尔跑了一会儿就发现自己想要驾驭这套玩意还是有点吃力,机甲的属性设定、操作习惯都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调整到自己熟悉的状态,加上他和魏琛的身材差距,风天雪地走个几百米双脚就开始叫苦不迭。魏琛说过的几条大忌他一次性全部触犯,等回了蓝雨驻地,说不定要把越秀山磨平才能换回队长的原谅了。

喻文州自认是个运道不错的人,踽踽独行半个夜晚,暴雪中却撞上一只迷失方向的雪豹,不由得学着魏琛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他们在风雪里相距不到三米远,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僵持了十分钟后,山后有人开了枪,喻文州猜到是来搜寻他的人,转瞬间野兽受惊,扑上来死死咬住他的脖子,好在机甲加身并无大碍,只是喻文州本能地也开了一枪,不出意外引来了敌人。他吃力地扯着那头看起来刚成年的豹子沿着山地斜坡上的雪一路滚下去,摔到山崖边后,豹子蹬了他一脚顺势跳了上去,这一跃后赫然吃了数颗子弹,豹子的血溅了喻文州半身机甲,他双手举着光剑的剑柄下了死力插进崖下的一块石头里,吊在半空。

一夜过去,风雪骤停,叶秋带人搜山,不多时无人机向全员发来了清晰的画面。摸清了半天的山路状况,叶秋开始围剿这一带隐蔽的敌人,十个小队悉数听令,声东击西,一路牵扯,把敌军进山的小股部队尽数逼到了背阴的山腰上。带头的那位本想狮子大张口吃掉一个巧遇的机甲小分队,没想到惹上了更大的麻烦。叶秋也不轻易动作,他每每发现一路人行迹,便让苏沐秋远程轻型火 炮支援,这种小炮 单 兵 机甲可以携带,射程远,威慑力不算大。可名震东部的秋木苏准头惊人,一炮一个,血肉模糊,可怖非常。等人都逃窜到积雪很深的半山腰,苏沐秋便停了轰击。叶秋问起队里负责随时测量的队员:“报山地情况,温度、湿度和角度。”

数据汇总,叶秋心里算个差不离,对方也很聪明,山路太陡峭,积雪并不够深,即使他们火拼,很难引发雪崩。敌方知道退路已经没有,推了几个俘虏的蓝雨队员出来,黄少天只觉眼前血污一片,险些失控要冲出去,听到叶秋冰冷的命令:“别动。”

血溅在雪地上,树上的冰挂上,红色混合着污泥的黑,渗透进纯白和透明。除了枪响,没有人发出声音,杀人的人、被杀的人还有包围圈外的人。这一切都只发生在数秒之间,天晕地转,山呼林啸。

苏沐秋刚架好狙击枪,全体队员的耳机里传来他和叶秋的对话。

“动手吗?”

“9、10两队跟好苏沐秋,其他人跟我来。”

那是个陡峭的山腰,对方藏匿在被雪掩盖的山石后面,耗下去的话,叶秋总会等到他们弹药用尽,只是他没有耐心继续耗下去了——对方在杀他们的人。

方世镜忽然发话,嗓音像是中了邪的难听:“他们能控制我们的机甲队员。”

叶秋回话:“我知道,对方不简单。应该带了能穿破防弹机甲战盔的武器,大家都要小心。”

他带着黄少天等几个队员,在苏沐秋的掩护之下冲上陡坡,对方没有想到缠了一天的人会在此刻正面冲出来,黑色的却邪破风似的劈开了最前面的几块石头,黄少天在叶秋之后翻身跃过障碍物,光剑插进人的胸膛,再拔出来去砍下一个。叶秋抽了却邪就地翻身,双手撑地,一脚扫过去踹倒黄少天:“不要命了!”

蓝雨少年显然是杀红了眼,十六岁上在雪山里见了血,那红色刺得他周身剧痛,比致命的毒药还毒。倒地之后躲开了一排扫射,嘉世和蓝雨的人都有伤员。叶秋在对讲器里狂吼:“这是穿透型子弹!都他妈到我身后去!”

黄少天没听到这一句,他不敢想刚刚被枪杀的人里是不是有他的队长,他新兵连时期认识的伙伴,或者是对他很好的老队员。他就地粘了一身雪,亮出冰雨,对方近在咫尺的一个人眼前闪过青光,来不及躲避,没想到枪林弹雨刚停,就有人一剑刺向他的左肩头。黄少天听到对方大叫吃痛,手腕一抖,斜着向上一挑,剑尖挑开皮肉转向那人的左脸!袭敌变成了双向屠戮,血色弥漫到整个山坡,谁都停不下来。靠着苏沐秋的远程火力支持,攻上山坡的嘉世和蓝雨人都更加大胆,他们一步一步掀开对方面前的遮蔽物,在雪山上肆意报复。

黄少天手里的光剑几乎变了颜色,他怒气越盛,心却越静,这样混乱的局面里几乎无一失手,杀得对方见之便逃,从一个敌军大腿上拔出光剑后,背对山阴。苏沐秋打一枪就挪个地方,对面的狙击手基本被他拔光,剩下的最后一个瞅准机会给了黄少天这边一枪!这次叶秋来不及再踹黄少天一脚了,只见一颗穿透黄少天小腹的机甲,穿着机甲看不出什么,血从腿部流下,脚下一片红晕。


  298 10
评论(10)
热度(298)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