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4.3)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4 On My Own


叶秋先骂了一句,随后听到苏沐秋在冲他大吼:“叶秋你给老子少他妈逞能!”

黄少天没等叶秋过来帮他,随手按了下机甲上的急救模式,给自己来了一针止痛药,一秒都没耽搁调了个方向冲了出去。他手腕轻扬,光剑飘忽抖进,似是灵蛇出鞘,不仅快,而且剑剑命中要害。黄少天回忆起当年拜叔父为师傅时长辈讲的话——剑意如人思,你动了杀念,剑也一样。

雪山肃穆,风摇山动,那天日光渐渐显出自己的能耐来,披了浅红色慢慢出山,蓝雨少年迎劲风急奔,百人中出入自如,一把光剑被血染成红色,像是插过十几次天上的太阳,带出的不只是日辉还有淡淡的血色。

叶秋知道苏沐秋为什么要骂他,射穿防弹机甲的子弹,武装到了对方这么多人身上,这实在是太古怪了。只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想太多,却邪在手以一敌百的气势只有一叶之秋能有,被黄少天扫倒一片的敌 军后面还有这样一位来补刀的,结果不言而喻。却邪不只是把冷兵器,扫过数人后火光四射,上面电压高得能烫熟人皮肉,机甲战士在攻坚战中的效用不用多说,对面显然是预料到了自己抵抗不住,只是他们没想到防线会被一个少年突破,加上后面还有个一叶之秋。等到他们认出却邪来的时候,什么都已经晚了。黄少天猛地扫到一眼身后为自己扫平一切不安因素的嘉世队长,才意识到一年前他问自己知道不知道“战鬼”是什么意思。黄少天的杀戮技能来自多年习武,叶秋则是从战场上拿命换来的威慑力,他所有的动作都不花哨,全部简单直接,却邪所到之处,除了血花飞舞,还有抹杀对手胜欲的狠劲。

苏沐秋和方世镜带人清扫战 场的时候,黄少天已经累到两眼前冒火花,他打开机甲头盔,靠在一块石头上喘气,呼出的白气一团一团。有人在某处发现了魏琛和于锋,方世镜急匆匆交代给苏沐秋几句话就带人去了。苏沐秋过来看叶秋和黄少天,问:“怎么样了?”

叶秋半跪在黄少天面前,给他拆了腹部的机甲:“一处是穿透伤,一处留了子弹在里面。这小子打了止痛药,死不了。”

苏沐秋看着眼前的血污:“蓝雨重伤 员太多,治疗兵……”

黄少天知道要先抢救重伤的人,摆摆手:“我还行。”

叶秋看了看苏沐秋:“要把子弹取出来,不知道带不带什么神经毒素。”

“那你就上吧,还问我干什么?问伤员本人同意不同意啊。”

黄少天大义凛然:“我不怕疼。”

叶秋想拍晕小朋友了:“你那针止疼药,等会儿药效就过了,赶时间让我给你直接扒子弹出来吧。”

“你赶什么时间啊!你又不是军医离我远点!”

苏沐秋笑笑:“这家伙十项全能,捅你一刀取子弹应该水平不错,就是缝合的时候忍忍吧。”

叶秋拿出袖里剑,放出一点剑尖来,做了简单的消毒,按着黄少天就要动手,把人吓得脸色惨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吗?”

“少侠,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刮骨疗毒的大英雄,谈笑间我这子弹就取出来了。”

“就算我是关云长,你也不是华佗啊!”黄少天内心呼爹喊娘,僵直得像菜板上的死鱼。

“放轻松好吗?这么怕疼刚刚装什么好汉?躲我后面就不会被枪击了知道吗?你要是嘉世的人,我回头要把你按头训个百八十次,最好是吊在雷峰塔上示众。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叶秋这样说着,手下动作飞快,果然一剑戳开伤处,子弹应这一剑后很快被找到了。

黄少天倒吸一口冷气,没有预想的疼痛,千恩万谢止疼药疗效好,刚要夸叶秋几句,忽地眼前一黑,疼痛感从小腹伤处扩散开来,席卷全身,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垮了他。叶秋把子弹扔进苏沐秋准备好的卫生盒里,感觉到黄少天的颤抖,从半跪的动作改成半蹲起来,扶着他问:“没事吧?”

黄少天疼得上下牙床对着撞,眼前是今天的血腥场面翻来覆去重现,甚至看到了魏琛躺在血泊中的幻影,一时间无法自持栽到了叶秋身上,下巴磕着人的肩膀,好不容易从牙缝了挤出了一个字:“疼。”

叶秋上天入地三四年,对外一直是联盟军第一人的姿态,忽地被人压在身上喊疼,心里软了一下,收了袖里剑轻拍了拍蓝雨小朋友:“再来一针止疼药。”

苏沐秋对天发誓他就是稍微慢了一拍,这药还没给黄少天打上,就见小朋友对准叶秋的脖子咬了一口。叶秋嚎得比黄少天还像个伤员,那声音差点吓得苏沐秋一针止疼药扎偏到叶秋脑门上。

事后两个人一个脖子上牙印深深像半个李子,一个小腹上缝合线像团成一团的蚯蚓,怒气冲机甲头盔,对视了至少三分钟。苏沐秋这才明白自己跟叶秋斗起气来不算幼稚,真下限在这里呢。黄少天不多时真的昏睡过去,苏沐秋对止疼药疗效刮目相看:“他们蓝雨配的针剂好像跟我们的不太一样?”

叶秋摸着脖子上的牙印:“什么止疼药,我给他打了一针镇定。”

“……你对小朋友都这样无耻。”

“子弹拿到了快去研究一下材质好吗?这么多人受伤,我还以为带错机甲。”

苏沐秋从善如流准备回成都,联系吴雪峰请他过来搜索其他蓝雨队员。

喻文州在悬崖上吊了大半天,不敢发声生怕引来追踪者,风雪交加外加体力透支撑不住了,听着悬崖上有人来,却无法判断到底是敌是友,终于双手麻痹,跌落下去。他启估摸着快要触底,开了机甲的飞行功能,真到了最底部没有摔死却差点吓死。

这段是一个狭长的山谷,谷底落了不少雪,使得气氛更加诡异。喻文州落在一堆雪上,直觉告诉他双手因为强撑挂山崖,神经感知罢工了。他不敢脱下机甲,无法判断手部情况,在雪堆上坐了一会儿用脚蹬了蹬雪,感觉下面有什么东西。等到他用脚扫掉一块厚雪,才看到身下都是什么东西。

干尸,还有死人身上剥皮做的假人,胡乱堆成一个小山坡那么高。喻文州想起自己小时候跟爸妈去乡下看社戏,戏台上的男男女女们涂了粉的白色面孔,自己在摇船上顺水飘荡,戏词随流水潺潺,听也听不清。好像那么多唱戏的人都变成了身下坐着的尸体,乡下有两个邻村常常闹事,有百年恩怨。有一回他们在乡下亲戚家里做客,听说邻村打死了人,被抛尸在龙舟比赛的河道里,河水泡发了人皮,涨得跟气球一样。喻文州好奇心作怪,偷跑出来在河边看,那是他第一次看见死人的样子。这会儿坐得有些麻,似乎那时候的死人脸长在了身下的干尸身上,愈发可怖。

所以喻文州看见叶秋和方锐从天而降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嘉世的人在悬崖边上看到雪豹的尸体,顺藤摸瓜找到死了的敌 军,外加悬崖石缝里插着的剑,他们猜着有人在这里激斗了一番,要找人估计只能在崖下。叶秋挑了个蓝雨的人跟自己下去摸摸情况,方锐自告奋勇要下去,两人拉了钢索悬挂掉下去,碰到喻文州之后六只眼睛互相瞪。

叶秋问方锐:“我机甲上血太多了吗?你们这小哥看我怎么跟见鬼了一样。”

方锐干咳几声:“那个,喻文州?你怎么穿着索克萨尔?”

喻文州将近48小时没合眼,此时听到队友声音终于松懈下来,一仰头晕了过去。

叶秋看了一下谷底的情况,让方锐看着,自己夹着喻文州,没有用钢索,而是一叶之秋全力在峭壁上几次跳跃,却邪做支撑点,一路跳上悬崖,先把伤员安置好再回到谷底。方锐跟一群干尸作伴了十几分钟,强做冷静:“叶神,我怎么觉得那边好像有个刚挖开的井?”

叶秋不想留小朋友在这里留守,等吴雪峰来了之后就把方锐送了回去。嘉世正副队长判定这里也是敌 军手笔,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开路到雪山里?这些尸体又从何而来?谷底除了干尸,还有各种奇怪的神龛、摆阵一般的石头、鬼魅的文字和咒符图形。叶秋和吴雪峰不约而同想起在云南看到的井架,他们互相点头,吴雪峰先开了口:“要跟孙队长联系一下。”

“你看看先把这些东西拍照存档,回头私下联系孙哲平吧。我担心这里面说不清的东西太多,回头成都这边不会再让我们过来探查。”

“陶轩跟这边的关系也不顶用?”

叶秋摇头:“水太深的话,人都想自保,谁会在乎千里之外的嘉世呢?我们帮了忙就要撤离,留这里不走你想被扣上侵占他人军 区的帽子吗?”

吴雪峰不吭声了。

或许是这里真的有山神,叶秋和吴雪峰从谷底回到山腰上的时候再次天降大雪。搜寻工作受阻,蓝雨损失惨重,叶秋决定原地躲避风雪一夜,明天再做打算。他们搭起不少帐篷,魏琛向嘉世人道谢,用军用饭盒接了热汤:“谢了。”

叶秋看着他胸口包的纱布:“你这伤,没几天就养好了。”

“哼。”

“怎么了?”

“听你这口气,好像嫌我伤太轻。”

“你们那个穿了你机甲的小朋友,在冰天雪地里冻太久了,如果不是他们这批基因改造人身体本身素质强悍,那双手我看就要保不住了。”

魏琛摇了摇头:“回成都再进军区医院看看吧。”

方世镜跟他们几个挤在一个帐篷里:“文州应该没事,山脚下有藏民招待我们,重伤员都送到他们家里去了。”

黄少天见到魏琛后恨不得变成他们队长身上的挂件,抱着魏琛的腰没松过手,这会儿已经睡死过去。

苏沐秋伸手指了指:“身上取出来的子弹我看了,不是特殊合金,是我无法辨识的东西。”

“所以能击穿机甲?”叶秋问。

“大概吧,总之这个东西我会带回去看看的。”

叶秋想了想,疑点太多,现在说什么都是猜测,只能等到回到东部再说了。他一口气喝掉一罐子热汤,决定把魏琛身上八爪鱼一样的黄少天扒下来,这动作看着实在是有点碍眼,得让小朋友去角落里安睡比较好,废了很大力气发现根本撬不动人。能在万军中过毫发无损的叶神不顾魏琛的嘲笑,找出了一张毛毯把黄少天包成了一个粽子——隔着毯子抱就抱吧。



  358 26
评论(26)
热度(358)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