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5.1)

第一部 小城之春

Chapter 5 Try


贡嘎雪山中隐居的藏民受到这次战斗的惊扰,自发组织了民兵抄着各种自制武器出来,发现机甲队扫平了大部分敌军后客客气气请他们吃点东西再下山。大半个夜晚将要过去,暴雪转小,风却未停。叶秋评估了一些情况,破天荒答应了要“享受”老乡们的盛情招待。

吴雪峰多年来已经对自家年轻队长的心理活动了如指掌,压低声音问他:“准备拖延时间让我把那个死人谷里的情况摸清楚?”

“知道还不快去?”

“你这土皇帝的毛病又犯了。”吴雪峰抿着笑意去了。

贡嘎曾经也是盛极一时的背包客争相前往的雪山圣地,不少本地山民开辟了供给游客的温泉旅店,有家店老板拉着叶秋热情洋溢就奔店里去,叶秋无奈只能招呼方世镜:“伤得不重的,能下水的都来泡个汤?”

方世镜跟着魏琛久了,对叶秋这种跑马放羊似的的领导风格居然吃得消,认真点了下人笑纳本人山民好意。喻文州早就被送到这家温泉旅店里,左等右等不见救援医护车到位,倒有清秀的店家小哥来招呼他去泡汤。喻文州两只手被医护兵包得像两个棒槌,身不由己被推下了温泉里,好在都是蓝雨自己人,没人笑话他,热气窜上来那一刻,身体感到特别舒畅。赶上前一天大雪,热汤在半山上,小院里落雪堆积得很有韵味,草木之间白茫茫的,像布置得当的圣诞节日,衬着热气,格外舒心。当天圆月,亮澄得可爱,倒映在眼前的热汤里像只模糊的月饼,远处山腰上一块平整的冰面里也有个明黄的影子,一时天上地下水里三个月亮,乍看一看宛若人间仙境。

喻文州刚闭上眼睛,就听到身后有个人说话。

“你很会享受嘛?”叶秋蹲在池子边上看喻文州。

“如果不是因为遇到这种事情,难得来享受一次倒真不错。”喻文州的口气像个正经主人。

“这地方有什么好享受的?你别忘了你那伤还是拜这天气所赐。”

“叶神没听说过吗?这里‘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啊。如果有空把景致看遍,应该是很不错的回忆。”

叶秋伸手试了试温泉水的温度:“等伤养好了,你再来这里看风景吧,哦,说不定还有下一只雪豹陪你吊悬崖。”

蓝雨队员把两只伤手高举过头顶给叶秋看:“还要谢谢叶神搭救。”

“如果没有把握就不要穿别人的机甲,你懂多少索克萨尔的数据?魏琛会不告诉你这个?我知道你是想给贵队队长引开追兵,再做这种事情之前请掂量一下自己轻重。”叶秋的话十分不中听。

喻文州倒没怎么排斥,颇认真地点头:“是。”半转身打量了一下蹲在自己身边的大神——叶秋就随便在胯上搭了条白毛巾,还拎着机甲箱。

叶秋看到喻文州的目光:“别看了,光惦记你们队长的不够?”他说的是一叶之秋。

喻文州十分不腼腆地笑了笑:“我们队长身材比你好,不服的话你把毛巾掀开再让我瞧瞧?”

方世镜在叶秋身边作陪,听了这话差点咳出一个肺叶,叶秋则是哈哈大笑:“行啊,蓝雨预备队的垃圾话很到位。”

叶秋去温泉纯属给吴雪峰打掩护的,随便泡了会儿就钻出水,套上军绿T恤拎着机甲箱子就跑。到这家旅社门口听到有人在外头聊天,不由得停住多听了几句。

医疗队分批次上山,第一批抵达的已经就地开始治疗,黄少天被按在简易的折叠床上扒开上衣做检查,他嗷嗷叫了几声被护士长嘲笑:“机甲队的还这么娇嫩,送你来我们医疗队倒手术血水好了。”

方锐站在一旁笑眯眯:“听这位小姐姐的话,别叫了,再叫你肚子上那丑爆了的缝合线也不会变美。”

黄少天被戳了痛处,嚷嚷得更大声了:“都是那个叶秋干得好事!下次遇上他我要虐他十次八次!我靠靠靠!他还唬我说先捅一刀把子弹拿出来怕有神经毒素,神经毒素你妹啊叶秋!开一叶之秋很了不起吗?有本事脱了机甲跟我比剑啊!我还真不信邪了,非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再说!我——靠!好疼啊大姐!”

“你再叫,伤口要裂开了。”护士长冷冷地说。

黄少天脑筋转得快:“我记得有一种快速缝合药膏,抹上的话,一般的伤口都不会再开裂。”

“你都要跟嘉世斗神单挑了,当然不一般,伤口也不会一般。”

“小锐锐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护士长笑得超级甜美,戴着口罩也看得出:“是有,但是我可以决定要不要给你用。”

黄少天卖了半天乖巧,亏他这个时候年方十六,努力眨巴眨巴眼睛迷惑性一级强悍。护士长莫名想起自家表弟端着碗想多吃一口红烧肉的可怜相,一个心软就拿出了药膏。

方锐分析着:“我跟你说,别下次单挑了,就这会儿吧,嘉世队长还没走呢,你现在擦上药就找人去单挑好不好?我给你当私人啦啦队,说不定你撞大运真能赢一次,好歹你当年还是省武术冠军,咱们蓝雨的脸面。”

护士长听到这里插话:“这么厉害啊这位小同志。”

“那是那是,别看人小,本事不小,还是机甲队的未来栋梁,小姐姐你手下有没有年龄合适的美人妹子介绍给他处对象啊?留在你们本地当上门女婿还能增强成都实力哦。”

护士长抬手就给了方锐后脑一下:“嘴甜出十桶蜜了,不过别乱说话。你们这些小同志都还未成年吧?什么上门女婿?”

换黄少天嘲笑方锐了:“不会是你想给这里做上门女婿吧?非要说我?哈哈哈哈哈!你拿什么当上门女婿啊?”

“靠,我会的多了,跟你这种无聊的武术冠军机甲战士比起来简直就是瑰宝,何况我还有黄金级别的操作——”

“你先把左右手练平衡再吹自己的操作是黄金级别。”

“闭嘴。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这里是贡嘎神山,康定蓬莱!配上我的黄金级别操作不能更完美。可惜了今晚月圆,要是半弯的月亮就好,此情此景唱首情歌,保准招来的妹子排成一个排!”

彼时月夜将要过去,方锐单脚踩在黄少天的折叠床上,双手叉腰,清了清喉咙,认真唱了起来。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

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

月亮——弯,哎哟谁打我!”

护士长又敲了方锐的脑袋:“精力这么旺盛,不如来帮我,这个小同志的治疗结束了,你跟我走,下一个。”

黄少天见方锐捂着脑袋走了,笑倒在床上,眼角瞥见一个影子,忽地意识到了什么,偷偷摸摸溜下床窜了出去。等到他摸出被医疗队“包围”的区域,已经找不到刚才那个人了,转了好几圈才知道嘉世的人已经在下山的路上。或许是暗夜将去,或许是圆月隐去了身形钻入云层中,或许是刚刚听到的歌声有些令人心神不定,黄少天衣服都来不及穿,裸着上半身一路狂奔下山。因为身上有伤,跑了没多久额头上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可他仍旧是朝着一个方向全力奔跑,跳上跳下跃过不少积满雪的石头。等到云朵开始移动,圆月再次探出头,日出之前最后一次释放她柔媚的光辉,雪、山、云、月交织成一幅壮美的画卷,黄少天终于追上了嘉世下山的队伍。

只是他没想到,嘉世的队长居然悠哉地坐在一头牦牛上,他同队友说话,不知在说什么脸上挂着笑,那笑容被月光照亮了一点,竟然比之前见面的时候好看了不少。

叶秋侧坐在藏民牵着的牦牛上,嘴里叼着根不知道从哪里扯下来的野花,有人接近他们的队伍他察觉到了,本以为是本地山民的小孩,猛地一抬头看到身后的雪地里站着个黄少天,双腿埋在深雪里,上半身光着,喘着的热气徐徐冒出,像是从这山里走出来的少年,而不是蓝雨的机甲队员。

叶秋跳下牦牛背,一路走回去,到黄少天身前笑着问他:“是来找我要回你的袖里剑吗?还没有赢过我呢,不会还给你的。还是说又要来偷袭我了?”

黄少天先打了个喷嚏,随后连珠炮一样爆发:“那剑你拿就拿了!怎么这么多废话!我会光明正大打败你的!以后魏老大会带我去参加东部机甲战士演习,或者是全国性的,总之你等着我。等我赢了,剑我要拿回来,顺便在你这家伙的肚子上刻一团蚯蚓!你笑什么啊?听到了没有听到了没有?”

叶秋听了这一串,忽然转了话题:“好像每次见你,你都光着啊。”

“啊?”

“不冷吗?”

黄少天忽地想起什么,这次来了个连环喷嚏,喷了叶秋一脸唾沫。

叶秋随手抹了几把脸,随手拖下外套套在黄少天身上:“改造基因人很难感冒,不过伤还没好呢,自己多留神照顾自己。”

黄少天没经过多少像叶秋这样的人,被这不按照常理出牌的方式搞得有些晕头,忽然不好意思起来:“那个,我不该咬你脖子的。”

“这个啊,没事,过两天就好了。”叶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觉得这家伙的头发揉起来手感不错。

“手拿开。”

“哎呀这么小气,摸几下嘛。”

“我不是小孩子了!”

“这么容易生气其实你很像小朋友啊。”

“你快滚吧……”

“我本来就是要滚下山的,是你来送我的,对了,你是特地来送我的吧?有些感动,怎么办?不然我也学你们那个队员来首歌好吧,他唱的是什么?”

黄少天赶在叶秋唱歌之前转头就跑了。


  355 13
评论(13)
热度(355)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