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6.1)

会议室内圆桌旁围坐着二十多名高级 军 官,大屏幕上播放着某次战 斗的画面。仔细看几眼就会发现那是四年前嘉世、霸图和皇风三支战 队血战的录像。那是冬季的旅 顺,军 港的海面上难得结了薄冰。这块地界在多年前曾是日 军 侵 华的登陆口,现在居然也成为敌 军 侵 袭之地。那时三个战队刚刚成立没多久,接到通知敌军机甲战队全面扑了过来,几乎是仓促之间便被投放到了战场上。辽宁本地驻 军 武 力值彪悍,航 母潜 艇 战 斗机群悉数派出,被狂轰滥炸火力压制到极限都没松口气,硬扛了一整天等到机甲战 队来支援。

叶修那年不满十六岁,刚刚跟一叶之秋磨合了不到两个月,整个嘉世敢开着机甲上战场有把握站稳的不超过十个人。陶轩当时看着到手的命令,心里头苦不堪言,对叶修说:“不然算了吧,抗 命不去,北 京也没空过来收拾我们。”

苏沐秋还没有改造好秋木苏,死活都要跟着叶修一道去旅 顺,美名其曰怕他出师未捷身先死。叶修冲刚刚结识没多久的这位朋友翻白眼:“我还没出 征呢就咒我。”

尽管时间进度快跑了将近两百年,大家对曾经在旅 顺发生过的惨 案印象依旧深刻。配齐全套机甲的只有30号人,还有苏沐秋这种窝在机甲配给车里抗狙击炮的。那一次战 役打得无比艰难,单纯靠火力对轰是不怕的,只是对面不知从哪里拉扯了一支机甲队过来,日 本人和美 国人的混合组,悄悄摸摸地摸上了海岸线,撬了一个高堡。把他们送上去的潜 艇配有次声波武器,整条防线上的防御军几乎全军覆没,人体器官和声波发生了共振,短时间内遍地伤员。要把这群为非作恶的家伙彻底赶出去,只有机甲战队做得到——机甲带有防声波功能。辽宁驻 军不想直接轰平自家全线防线,千万名伤员等着他们去救援,跟上面喊话喊了几个钟头要机甲军来。一叶之秋、大漠孤烟和扫地焚香那次一战成名,他们在机甲机体无法高空飞行的制约条件下取得了胜利,围剿了一股又一股偷跑上岸的敌军。一叶之秋甚至在战友的火力支援下冲上了敌 方一艘驱 逐舰,把他目所能见的武器都毁得差不多之后还不想下船,最后是大漠孤烟忍无可忍带着扫地焚香一起把那个打疯的机甲给抗下来的。事后证明韩文清的判断完全正确,他们上了接应的护卫舰后就发现敌 军驱 逐舰爆炸了。

叶修参会前被陶轩押着换了套普通士 兵的衣服,兴致寡淡地坐在陶轩身后看着屏幕。陶轩戳了他一下:“别打哈欠。”

“多少年前的破事了,放个没完。”

叶修嘴里的“破事”是陶轩在东部 军 区立足之本,无法认可自己队长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陶轩抬脚就踩了他一下。

录像播放完毕,郭明宇第一个笑嘻嘻地问会议上最高的领 导:“首 长,今天不是来涛声依旧的吧?我知道小韩和小叶跟我那时候都挺牛逼的。”

“小郭还记得你们的机甲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

郭明宇一听这话里有话,马上装得人模人样一本正经:“大概是十年前吧,初代机。”

“到你们这一批人出来,机甲技术基本成规模了。国内生产达标,各地 军 工厂都上线生产,技术问题是不少,不过我们这个台子还是搭起来了。现在十年了,不瞒大家说,我们的机甲技术已经到了急需革新的时候了。”

陶轩等各地机甲队负责人不约而同眼睛纷纷亮了起来。

“我请大家来这个会,是非正式的。你们应该很清楚,我们的研究院投入了多少人力研制机甲能源问题,现在我可以很负责地跟大家说,以后的机甲技术比拼可能要大变样了。所以我想,是不是可以像成立研究院一样,集全国之力,成立一支精尖的队伍。小郭他们应该都记得十年前的旅 顺口海岸线上血红的惨状吧,那时候我们花了多少时间把你们从不同的地方调过来,能赢下来不能不说是靠了点运气的。以后呢?冲绳那边不安分很久了,我们的卫星传回来的画面上大货车接连不断来回穿梭,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复制一下十年前的旅 顺事件呢?你们想怎么防御,东部自己扛着?你们能不能扛住先不提啊,平民呢?”

一时间会议厅内无人说话。

韩文清一向不掩饰:“您要统一机甲战队?这恐怕不是几个机甲战队队长能敲定的事情。”

“不成立的话,研究院的新技术大概只能有少部分机甲队可以配给。”

陶轩听得明白,这是下友好劝诫来的,如果研究院真的手握这种核心技术,他们公开反对,在机甲最新技术更新上就会落了下风。

叶修扫一圈会议室内的人,由于他一向保持神秘,这屋子里的人差不多就是五大 军 区认识他的全部总和了。郭明宇表情轻松,韩文清则是保持了一贯的样子,叶修知道他们心里所想可能大不相同,眼角扫到韩文清身后那个少年,看样子跟苏沐橙差不多大,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会议期间好像一直在平板电脑上飞快记录着什么。张新杰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抬头跟他目光交汇,微微笑了一下。韩文清问他:“什么事?”

“没什么,叶秋好像在观察你。”张新杰压低声音,“在揣摩队长怎么想吧?”尽管青岛方面关于叶秋这个人的资料少得可怜,不过面相上来看他跟霸图队长年纪相仿。可惜两个人的气质南辕北辙得不像话,叶秋在会议室里一派闲散的作态,像是对会议内容不甚关心,眼角眉梢挂的都是事不关己的态度;韩文清不到20岁就不怒自威到生者勿近的可怕程度,周遭气场像挂了寒冬的冰霜,没人敢碰。

叶修瞧见韩文清看过来,并没理会,而是冲张新杰挤眉弄眼笑了笑,笑到一半看见王杰希正端详自己,又把那个不伦不类的笑给收了回去。

方士谦觉得嘉世队长一向古怪不按常理出牌,这会儿更是笑得像发神经,主动跟王杰希说了句:“这个叶秋,就没正常过。”

王杰希赞同:“他上战 场也这样?”

“哦,你还没跟他打过。”

“以后总有机会的。”

方士谦摇头:“友军还是别的?不是友军的话,真的会非常麻烦吧。”

王杰希转头看了看微草的这位前辈:“是友军的话,也很麻烦。”

陶轩散会后问叶秋在笑什么:“跟抽了风的小鬼一样,笑得我头皮都麻。”

“韩文清不知道从哪里挖来的那个小朋友,我有点羡慕,咱们队里要不要也挂个医科专家?医疗队有这么个人镇山,大家上战场都敢往前冲啊。”

陶轩被叶队长说得心烦如乱麻,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下次不带你来了。”

“别啊,老板,你看我表现得多好,刚刚都没讲话。”叶修跟着陶轩上了车,“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去机场,回家!”陶轩让亲兵速速开车。

“你昨天酒局谈得不错啊,散会了都不用联络感情的。”

陶轩语重心长:“你这方面的情商什么时候能提高一下?散会了找人开小会,你想嘉世被人惦记得还不够多吗?上面什么意思听明白了没有?我说以后不带你来了你听到了吗?”

叶修靠在车座上,一把扯住陶轩的胳膊:“您别急啊。”

陶轩被人把胳膊扭在胸前,动弹不得:“想说什么快说。”

“这么急着杀去机场,你怕有人要扣下咱们吧。不过我觉得吧,既然人家开门见山摊牌了,估计就没打算把你我直接扣到北京。皇风和微草的人都没穿机甲来,你怕个什么呢?”

“不得不防。”陶轩吐了四个字,顺便甩开了叶秋的手,“你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皇风和微草,未必站一条战线。”

“我知道,只是都被圈在一个地方,方便管理。”

“这地方,要变天了也说不定呢。北边我看咱们是很难插手了,不如下点力气跟轮回、呼啸和烟雨搞好关系。”

“明年就有大演习了,东部 军 区不就这么几个队吗?”

“你回头多跟郭明宇联络下感情,别有事没事就撩几个年轻的小队员,他们懂个屁?人家韩文清军 衔都比你高了,我看你一点都不急。如果有一天上头压着我提拔你,你的文字报告还差多少你心里有数吗?政 委是不是要给你安排几个月的政 治 课?”

叶修伸手把两只耳朵捂住,张口就说:“您可饶了我吧,咱们队的吴雪峰还能喘气呢。”

“吴雪峰是副队长!副队长军 衔比你高,这像话吗!”

“您先别管我是几毛几好吧,他们会上说的那事,是真的吗?有没有个准信啊。”

陶轩知道叶秋说的是研究院的新技术,瞬间冷静下来:“大概有那么点意思吧。”

“那怎么办啊?以后人家比咱们厉害了,会横着走了,我就是再强,一叶之秋也不能变成核 武 器。”

陶轩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打官腔的事情,还有跑酒局拉关系的事情,我去做。你别想太多,等我这边有门路了,你就天天拿鞭子抽苏沐秋和关榕飞去吧,有他俩忙的。”

叶修听了这话,知道陶轩在这件事上下足了功夫。

他们的军车疾驰在公路上,带出一路的沙尘,像是天然的遮蔽手段,在干燥到极点的天气里卷出一股黄风。


  331 15
评论(15)
热度(331)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