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7.1)

加班加了半个月没有什么力气写专门的生贺,只能更新为敬。

双胞胎生快啦,特别喜欢你们在一起的时光

^^


第二部 仲夏夜梦

Chapter 7 Then Silence

 

滁州基地,夏。

跨 军 区演 习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黄少天想起第一天到这片地界的时候魏琛让全队写遗书。方锐喊“报告”被魏琛无视了,想喊第二声被蓝雨队长恶狠狠瞪了回去。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演习有必要写遗书吗?又不是真的。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上次去贡嘎的事情还没忘吧?广州 军 区曾经在和 平年代支援过四川,很久以前的一次大 地 震,那时我们有个部 队,救 灾一个月,拉回来没喘口气就被送去演 习了。没有真的,没有假的,你们面前只有生死的区别。别跟我吹什么战士要把生死看做无物,你们必须重视死这件事,才能更加珍重生。都他妈给老子好好写,就当你们要死了。”

方锐乖乖闭了嘴。方世镜低声对魏琛说:“他还不到17岁。”

“那更好,早点体会一下,省得英年早逝。”魏琛像个打家劫舍的山大王,翘着二郎腿坐在一个三条腿的椅子上。

魏琛把蓝雨16岁以上的预备队员都带了出来,除了还在进行复健的喻文州。黄少天来之前领到了属于他的机甲——夜雨声烦,而不是曾经在预备队用过的那些备用机甲。每一套正式机甲被认领后都可以由队员亲自取名,除非机甲战队队长或者研发者先一步命名。黄少天定了自己专属机甲的名字后,明显发觉魏队长的表情有些尴尬。

“不好吗?”

“没事,你这个名字我觉得很有个人特色。”魏琛对黄少天可算得上宠爱有加,哪怕是觉得这机甲名如其操控者也没反对。

黄少天进行机甲神经刻印那天,喻文州手上的绷带还没拆,他看见黄少天浑身裹绷带裹得像个粽子,平素冷静自持到与年龄不符的人也笑了。黄少天躺在消毒过的观察室内,准备和夜雨声烦的神经系统连接。操作者与机甲的精密协作,全靠神经刻印系统,这也正是为什么正式战队里机甲专人专用的关系。神经刻印不能出丝毫差错,基因改造人在这方面算是有部分先天优势。据说早期量产的机甲投入使用后,曾有自然人试图进行刻印,相当数量的士兵都出现了神经系统受损的情况。黄少天僵了半天,身上擦了消毒药水各种药水,缠绷带主要是为了让他的表皮尽快吸收药物。有个护士姐姐是实在人,问他:“小 同 志,你能不能少问点问题?我在蓝雨医疗队做了有几年,没见过你话这么多的人啊。”

“护士 同 志,我就是好奇,还可能有点紧张。你看我家里是习武的,没有学医的亲戚,这些手术啊治疗啊什么的,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又多拿了一瓶药水,还是蓝色的,这是什么?啊啊啊不要用绷带缠我的嘴……”

护士姐姐从业没扯过谎,今天破例信口开河了一把:“绷带要缠全身的,给你留两个眼睛就很好了。”其实绷带真的不用包上嘴,不过她不打算告诉黄少天。

“黄粽子”眨眨眼睛,盯着这间观察室的透明玻璃看走廊,喻文州冲他摇了摇两只手——裹得像两个棒槌似的的手。他在雪山上神经受损严重,康复过程无比漫长,要想成为机甲战士,最好不要装上机械义肢或者是人造器官,影响对机甲的控制。医生告诉他,整个复健过程会无比痛苦,即便这样,他的双手也无法恢复到受伤前的程度,这丝毫没有动摇喻文州的决心。

“如果我只是想做个普通的士 兵,我不会来蓝雨。”

蓝雨队里对喻文州给予了充分的支持和尊重,魏琛下令医疗队全力配合,治得好当然好,治不好……没有治不好这个选项。

黄少天受困于绷带说不了话,只能靠眼神传递信息,喻文州还真看懂了,做口型告诉他:“别担心,我们等你。”

魏琛多少有些紧张得意弟子的神经刻印过程,在控制室里盯着电子屏上夜雨声烦的数据看了又看,反复确认。方世镜笑他:“咱们蓝雨不是第一回做这个啦,他又是这批预备队员里最出类拔萃的那个,你怕什么。”

黄少天和夜雨声烦的神经刻印过程很顺利,或者是说在旁观者眼里算是顺利的了,至少监督全程的魏琛和方世镜都颇满意。对操作者本人来说,这过程完全算不上愉悦,在撤下全身的绷带之后,他需要浸入营养液内,在液体中浸泡长达数个小时,随后营养液中的刻印神经药物会自动成模,覆盖在他的身体上,维持这种状态再进入机体内和夜雨声烦的系统相连。这个结合和磨合阶段最考验机甲操作者的耐久力和坚韧程度,神经会在药物作用下变得异常敏感,可以听到很远的地方的声音,能够闻到平时感觉不到的气味,甚至还会产生性冲动,外加可怕的噩梦和幻觉。夜雨声烦像个冷静的旁观者一样,记录着黄少天身上发生的一切。他在冷冰冰的机甲内,体温迅速上升,随即陷入半昏迷中,在梦里广州城火光冲天,叔叔在自家房子前砍倒了全部的芙蓉树,火光和芙蓉花的红色相互重叠,分不清楚;还有贡嘎的雪山里,雪崩后蓝雨全队被大雪掩盖,只有他一个人在疯狂地挖着雪下可能还活着的战友;广西充满瘴气的森林里,敌军侵袭,全部通讯设施被毁,地动山摇……从这样接连不断的噩梦里醒来前,最后一个幻境停留在一个湖泊旁,水面波光不兴,风静止了,有个人穿着漆黑点红的机甲背对着他,湖水上忽然起了涟漪,有片枯叶落到了水上荡起层层波纹。还没等到黄少天抽出夜雨声烦的光剑偷袭,眼前出现了柔光,神经刻印结束了。

黄少天成为蓝雨的一员已经快要三年,这一年是机甲革新的年份,能源系统大面积更新换代,夜雨声烦是头一批生产出来的利用次原子微化转化太阳能的机甲。魏琛和方世镜的机甲都要返厂重新加载新型能源发动机,广州这方面托了不少关系求到陶轩那边,给蓝雨这边弄来了十台新能源发动机。经过这样的改造后,机甲长时间滞空或者飞行都得到了实现。跨 军 区的大规模演 习定在南京三 界基地,滁州地界上很久没有来过这么多人了,还汇集了东、南、中三个区的精英机甲战队。自从成都遇 袭后,各方势力都消停了一年,外方对此次事件全部装疯卖傻,首都忙于应付北面焦灼的局面和新机甲技术的上线,无暇关注这种“小事”。太平洋上异常的安静,毕竟北美的内 乱还没争出任何结果。

嘉世被拉到滁州地界上之后便被扔去了蓝军指 挥部,陶轩带上叶修、吴雪峰和苏沐秋参加演 习开始之前的大会。路上叶修百无聊赖,摸出一把袖里剑左右手换着把玩,他不抽出剑刃,只是抠着上面的纹路,一遍一遍。陶轩见他玩个不停,要去看了几眼:“这什么?袖里乾坤剑?很精巧嘛,不像是军工厂流水线出来的。”

“嗯,好像是私人用的。三年前我们不是去过一次广州吗?在某个小朋友手上缴来的。”

陶轩抽出剑刃:“这剑是个礼物啊,剑身上有刻字,我看看写的什么。赠少天?你招了什么小朋友,人家没追着你咬啊。”说罢把剑还给了叶秋。

苏沐秋笑得流里流气:“就是那小孩差点一剑捅了他,这么大个污点,他还能给人家还回去?”

陶轩一下明了:“蓝雨的?说不定这次能遇到。三年过去了,小朋友也长大了,你小心被人这次真捅一剑。”

叶修把袖里剑收了起来:“孩子根骨不错,算起来应该进入蓝雨正规编制了。不知道他们今年在红军还是蓝军,我还挺期待魏琛调教出来的新人。”

“你喜欢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大不了要过来。”陶轩显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要不起,”叶修尴尬地笑笑,“我可不敢到处弄人来,不然我们队里有人要罢工了。”他看了看苏沐秋。

苏沐秋怒对陶轩:“老板,新技术能弄出来,您都要累断气了吧?酒局喝得不够多吗?再喝下去我怕你要换肝。还琢磨去挖人呢?缓缓吧。再说了,是骡子是马还不知道呢,预备队表现好的多了去,个个都弄来养着吗?嘉世的预备队就够我打理了。”

陶轩翻个毫无魄力的白眼给苏沐秋,随后不言语了。这次新技术各方都通过不同的方式拿到了一点,嘉世自然是首都之外的战队里最先更新换代的,关榕飞和苏沐秋加班加点,一叶之秋率先完成能型能源机的装载,效果斐然。

“怎么样,这次有把握吗?”会后陶轩问自家队长。

叶修收起了资料:“我是第一次参加跨 军 区 演 习吗?再说了,我就喜欢当蓝军,会尽力的。”

吴雪峰摇头:“专业找茬部 队,这活的确适合你。”

苏沐秋翻了翻资料:“友军里没有蓝雨啊,那说明他们在红军,百花我也没看见。咱们这边是雷霆、呼啸,还有轮回,哈哈,张益玮看见我就头疼,这次有他受的了。”

“没几个人看见你不头疼的,不是张益玮的错。”叶修适时打击苏沐秋。

“行了行了,快去部署安排吧。”吴雪峰催着他们做正经事,“争一下朝夕吧,最近没什么大事,这次演 习机会难得。”

叶修耸耸肩:“吴雪峰你可别乌鸦嘴,这都消停一年了,等出了什么事,你把这个月的钱都给我买烟吧。”

吴雪峰冲他比了个中指,无奈地笑了笑。


  368 11
评论(11)
热度(368)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