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笑King

新浪微博@莫名笑king

 

To Blossom Blue(Chapter 8.1)

第二部 仲夏夜梦

Chapter 8 Before the storm

魏琛和方世镜在瓢泼大雨里几乎听不清苏沐秋冲他们喊什么,几个人干脆躲进一辆物资车后面。雨开始气势磅礴,似乎想要在这山野里杀出一方天地,让这些远道而来参加演 习的人尽快撤走。天地间易色,黑云压过天幕,像是沉重的胸中块垒都囤积到了天上,那样的大片暗黑色调携压抑和不安席卷了整个三界基地。原野空旷,大片的黄绿色被黑云压制得昏暗模糊,地面和天空交界处还剩余一条亮光,那是云层里挣扎的太阳遗漏的最后痕迹。

雨势渐小,车内气氛稍微好转,大家都不想猜测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干脆闭口不谈。魏琛摘下头盔随手扔在脚边,摸了身上每一处最后好不容易找出一根烟来,还客气地问了苏沐秋:“还戒烟呢?”

“嗯,你把这东西拿远点。”

魏琛嘿嘿笑了起来,看苏沐秋招呼了几个人钻进来躲雨,只见一个英俊后生在眼前晃,多问了一句:“这嘉世的预备队队员?”

苏沐秋扭头瞄一眼周泽楷:“不是,轮回的。这小子玩枪的不认识我,你说有意思吧?”

魏琛敲落一截烟灰:“那你还不立马开着秋木苏杀进轮回基地,把他们挨个突突一遍?”

“早两年这我真能干出来,现在不行喽,”苏沐秋感慨道,“都要奔三了,不能胡闹。”

魏琛顺势就蹬了一脚出去,想让他少大言不惭。

周泽楷听到“嘉世”和“秋木苏”才恍然大悟,摘下机甲头盔瞪圆了眼睛盯着苏沐秋看,看得苏沐秋浑身发毛还笑了。

“这位小哥,敢情您刚刚是真没认出我来啊?”

周泽楷点头又摇头。

魏琛和方世镜都没憋出,笑了。苏沐秋凑过去,在周泽楷身边坐下:“要我自我介绍一下吗?“

“我认出你了,刚刚。”

“哦,你怎么这么惜字如金啊。”苏沐秋跟叶秋平时你来我往习惯了,遇到这么话少的人还是头一回,不由得起了兴致想要逗逗这小伙子。

周泽楷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嘉世队长带了一群人上了物资车。叶修掀开车上的雨布,踩着栏杆就上来了:“吴雪峰呢?”

这话显然是问苏沐秋,他站起来:“你别急,这里有办法联系上他。”

叶修身后是孙哲平、张佳乐、肖时钦和黄少天等人,红蓝 军此刻不分你我坐在一起,大家还不是互相认识的,场面十分诡异。魏琛盯着黄少天,上下打量了半晌直到自己被烟烫了一下才手忙脚乱地喊自家人:“你手里拿的什么玩意?!”

黄少天抱着半截白色大蟒从防空洞被肖时钦派人拉上来的时候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带走这家伙,整条巨蟒太大了不方便,他就从七寸的位置把蛇砍了一截带走。当时肖时钦就被震住了,一个字都没说出来,还是嘉世叶队长左瞧右看呵呵了两声:“带回去吧,反正演 习中断了。”

张佳乐倒是对这巨兽很感兴趣:“天啊,这么大,你抓的?”

黄少天点头:“不小心弄死了。”

苏沐秋先是赞赏地冲他竖了个大拇指,随后把人塞到魏琛和方世镜中间坐下,压低声音:“有人脸色很不好,别惹他。”

黄少天抱着白蟒的脑袋,窝在两个队长中间重重点头。

叶修口气已经不是方才跟肖时钦、黄少天开玩笑的轻松,此时语调生硬严肃,伸手问苏沐秋要通讯器:“给我接蓝 军 指挥部。”

“指挥部这会儿还有人吗?”

“我让你接!”

苏沐秋不再说什么,只是用眼神示意他这车上不只有嘉世的人在,拨信号去了。

张佳乐见叶秋这张脸难看得不行,翻了一下背包:“上次说好的,千里迢迢给你带了两只蜈蚣来,吃不吃?”

叶修脸色缓和了一下:“佳乐,朕亦甚想你啊。”

孙哲平满脸都是问号。

黄少天接了一句:“叶秋你口味这么重,蜈蚣?太恶心了。”

“野外生存你敢说你没吃过比蜈蚣恶心的东西吗?还有张佳乐你欠我一只烤鸟,啊不对,烤孔雀。”

孙哲平终于想起来上回在金平的事情:“说了多少次了,国家保护动物不能吃。”

张佳乐喃喃低语:“其实孔雀烤了没有鸟好吃。”

叶修一听这话乐了:“嘿,我就知道你吃过。”

孙哲平:“…………”

黄少天又问:“那你们吃过烤蝎子吗?

百花队长站了起来:“张佳乐,你来一下,我有事问你。”

张佳乐的脸忽然比孔雀的毛还绿。

苏沐秋打通了蓝军指挥部,有人接听后叶修上前问:“嘉世叶秋找刘明远,你跟他说要是今天不回复我,以后南京这边有什么事情别想找过来。”

刘军长苦笑:“叶秋,你至于吗?”

“少废话,哪里遇袭了?”叶修把小型通讯器的耳麦挂好,掀开物资车的后门出去淋雨。

“这事你去问陶轩,一样会知道真相,为什么非要来问我?”

“你说不说?”

“内 蒙 古无人区出事了,还有鸭 绿 江……”

“朝 鲜敢过江打我们?当皇风和霸图都是是死的吗?”

刘明远听到这句没忍住打断嘉世队长:“我还有事情,先……”

“不止这些吧?”

“耶路撒冷被小行星击中,伤亡不明。”

叶修忙问:“是跟之前一样的小行星吗?”

“真不知道,我的斗神,您有什么疑问还是问自家领 导吧。另外,时刻备战,无人区或者东 北,总归有一边要请你过去,等上面指示吧。”

叶修跟刘明远客气了两句,切断通讯,再拨通另一个号码:“我是叶秋,找你们队长。”

韩文清人在运输机上,信号不是很稳。“我还有20分钟落地,这边有敌方干扰,你能过来一趟吗?”

“你需要我过去?”

“我请求发给东部 军 区和嘉世领 导那边了,没人回应。朝 鲜好像东拼西凑了一队机甲,都过江了。”韩文清脸色如常,叶修却敏锐地察觉到这位老朋友的焦虑。

“我跑一趟,三 界基地演 习呢,不少人都在,我问问大家。”

“你们上头未必……”

“没空聊这个,你落地把坐标发过来,我能带多少人过去都看天了。人少的话别嫌弃,要是这一次都保住命了,记得请我吃饭。”

“你挑地方。”韩文清的声音消失了。

苏沐秋从车上下来:“陶轩找你。”

叶修切到陶轩的频道:“您什么打算?”

陶轩的声音很冷,像是刚刚落下的雨。“你点好人,吴雪峰在我这边呢,我们分两路先回杭州。”

叶修没回答。

陶轩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你别自作主张,叶秋。”

“我怕那边扛不住。”

“那边扛不住跟你有什么关系?北京那边调你过去了吗?”

“突然袭击打的就是时间差,第一反应如果没跟上,我怕等回过劲来,那一片地方都不是我们的了。”

“你是嘉世的人,嘉世在东部。”

叶修又沉默了。

陶轩急吼吼地喊了起来:“叶秋!你给我马上滚回来,如果你敢飞去北边,别怪我跟你翻脸!那边什么情报都没有,敌 情如何,驻 军如何,你知道什么情况吗?”

“韩文清说他希望我过去一趟。”

“韩文清是嘉世的吗!你还记得我是嘉世的吗!从你到杭州,我有做过什么不利于嘉世的选择吗?让你回来,是最大限度的保全我们的实力,鸭 绿江这股侵扰算什么?更大的战场在后面,以后有的是你想打的仗,不在这一时!”

叶修的声音比陶轩还要冷,降到了冰点:“领导,没有什么仗是我想打的,打仗都是被逼出来的。如果我有能力打所有的仗,我希望其他人都不用再上战场。”

“少他妈说这些空话,我现在要你回来。”

“陶轩,你还记得李风吗?”

陶轩不说话了。李风是跟叶修、苏沐秋同期入队的队员,嘉世早年在旅 顺战 役中一战成名后,陆续接了几次边境任务。李风是陶轩的亲卫,同叶、苏、吴等人关系也很不错,在南海陪同陶轩上巡 逻舰的时候遭遇敌 军偷袭,主炮被击垮,鱼雷发射系统被电磁影响无法正常运作。李风在机甲飞行技术不成熟的时候,为了给巡逻 舰制造逃脱的时机,强行起飞机甲引开敌军的注意力,最后人和机甲都葬身在南 海。三年过去,李风是陶轩心底一根刺,十七岁为了巡 逻舰上的半个嘉世牺牲的人像个不散的影子一样浮现。陶轩在李风死后为他做了能做的所有事情,私人出资抚恤家属,在南山修了一座陵园。

“如果他还活着,他不会缩在你身后的。”

“你少他妈……”陶轩话没说完,就被叶秋切断了信号。

苏沐秋问:“现在怎么办?你这是跟陶轩吵翻了?”

“不算吵,谁吵了?我们是三岁孩子吗?”叶修再次上了物资车,“朝鲜打过来了,我马上飞东 北,嘉世的都跟我走。孙哲平和魏琛你们自己做决定吧,其余队的我管不了,要跟来也行,自己想好怎么跟队长解释。”

魏琛第一个跳了起来:“朝鲜?都吃了注水的猪肉吗?他们是不是有病?”

孙哲平蹙眉:“消息可靠?”

“韩文清这会儿已经到前线了,他坐标等下就传过来。”

“我们现在过去,能得到谁的支持?”

叶修龇牙咧嘴笑得十分难看:“我反正得不到东边这帮老大的支持,你和老魏嘛,我就不知道了。”

孙哲平说:“你让我考虑一下。”

“行,我们先去机场,那边有弹 药储备库,拿了物资就走,有时间给你考虑。”

等到一切就位,运输机准备好起飞,这辆物资车上所有人都愿意跟叶秋一起走。魏琛说:“先抗住这一波再说,如果被江那边的烂人给打过来,岂不是全国的脸都要丢尽了?”

叶修不再废话,挥手招呼全员登机,苏沐秋偷着问他:“吴雪峰怎么办?”

“估计他要先稳住陶轩,回头自己想办法来找我们吧。你把韩文清发过来的坐标给他,我不信他能安心在家里坐着喝茶。”

上了飞机之后气氛非常沉闷,叶修给孙哲平和魏琛说了下简单的情况,包括耶路撒冷被小行星砸过,分享了韩文清发过来的讯息,他仍旧穿着紧身衣,焦躁得很想抽根烟,却只能忍着。孙哲平对他说:“别愁了,落地再说。”

“我知道。”


  379 31
评论(31)
热度(379)

© 莫名笑King | Powered by LOFTER